#周哲宇知識百科#高院庭長林瑞斌 製造假新聞 明知不實 還敢發佈 真佩服!

臺灣高等法院於9/20發佈新聞稿,發稿單位是「公共關係室」,連絡人是行政庭長林瑞斌,主要是在「澄清」本報的報導不實,其中,該新聞稿強調:

「系爭再審事件程序進行中,兩造及其訴訟代理人均未曾主張蔣炳正僅為「人頭負責人」,亦無通知故漏訴訟代理人之事。至於柏美公司主張和解無效,聲請續行審理雖提出「蔣炳正辭職書」及「經濟部負責人變更登記證明」等文件,惟其變更登記是在前開和解成立後始完成,非本院在系爭再審事件所能審酌。另柏美公司主張和解無效,聲請續行審理部分,本院已為裁定,柏美公司亦提起抗告,現由最高法院審理中,並無拒絕審理之情事。」

「法治時報107年9月18日「高院女法官 偷偷介入都更」報導稱︰「本院傳喚故漏訴訟代理人,蔣炳正明白表示他是人頭,偷偷地介入都市更新,應繼續審理,蠻橫不接受」,均顯與事實不符,特予澄清。」。
 

連日來,接到很多讀者反映該「澄清稿」,質疑到底真相為何?

但適逢中秋節連續假,只好遲至今日始為反擊證明:高院的新聞稿完全是在「製造假新聞」!

高院新聞稿強調:「亦無通知故漏訴訟代理人之事」!

這是有證據可以明確打臉的台灣高等法院的,是百分之百高院自己製造的「澄清假新聞」。

高院假新聞 鐵證如山之一:

請大家看看,法官「親手」寫的「台灣高等法院民事案件審理單」上的「親筆文字」,上面還蓋有賴淑芬的法官職章及日期(107.5.17):「電聯,再審被告法代是否願到庭談和解,如有意願,通知對造」。

請注意一下,法官賴淑芬的親筆文字,可是明明白白寫著,「電聯法代(法定代理人)」,並沒有要電聯「訴代(訴訟代理人)」。





 

請問:一,為何是用(電聯)電話連絡?為何不用正式「傳票」通知?

          二,和解之事,有這麼急迫嗎?必須急迫到用電話通聯?

          三,為何電話連絡只要「被告法代」(法定代理人),為何不連被告訴訟代理人一起打個電話連絡?

這樣難道還沒有本報報導的「故漏訴訟代理人」嗎?

高院假新聞 鐵證如山之二:

高院新聞稿說,沒有「蔣炳正明白表示他是人頭」這回事!

那再請看看,該案「5/18」的「和解筆錄」上之記載。

請注意一下,法官下令「電聯」要求通知「法定代理人」來談和解是在「5/17」,且電聯單的指示非常明確,就是只要通知法定代理人,沒有要通知訴訟代理人,而且,相差只有一天,也就是五月十八日,隔天馬上就開「和解庭」,並製作和解成立之筆錄,這麼急的動作,是有什麼特殊目的?

法官平日辦案也都是這麼火速嗎?

 

(當天和解筆錄如下)

受命法官:提示委任狀,公司有委任葉瑞祺為訴訟代理人?

法定代理人:我是公司的名義負責人,公司實際掌控者是周哲宇,葉瑞祺是公司的監察人,委任狀應該是他們蓋的。

受命法官:(提示自白書)此份自白書是否是你親筆?

法代:是

受命法官:現在主張房子不是柏美公司的?

法代:是

受命法官:你們公司之前主張都是騙人的?

法代:因為公司之前都是周哲宇、葉瑞祺在他們處理,他們講的我不清楚,但我說的是真實的。

受命法官:和解意願?

兩造:同意和解,和解內容另詳如和解筆錄。

再審原告訴代:聲請退裁判費。

受命法官:宣示本件和解成立訴訟程序終結。




 

麻煩林瑞斌庭長睜開眼睛,看清楚一點,請問,這還不算「人頭」,那什麼才算是「人頭」?

「名義上的負責人」,當然就是一般通稱的「人頭」!

難道「人頭」一定要在法庭上大聲喊出,我是「人頭」,才算「人頭」?

你們法院開庭時,稱為「借名登記」,實際上,民間通稱就是用「人頭」登記,難道這就也不算「人頭」?

還有,再看筆錄,開庭問話那有法官是這種問法的?什麼叫做「你們公司之前主張都是騙人的?」。

又不是在菜市場閒聊,那有法官是這種問法的,至少也要賣弄一兩句專業術語,例如:「那之前的主張並非公司本意或是真實?」。

林瑞斌庭長為了「高院」的面子,必須出面澄清,這種心情可以體諒,但是,麻煩身為行政庭長的高級官員,要澄清之前,請務必把「卷宗」看一下,至少,要罵「報導不實」之前,重要「關鍵處」多多少少看一下嘛!

看清楚,真相到底為何?看明白,到底誰說的是「真話」?法官最重要的職責,不就是對照兩造說法,判斷真相嗎?

睜眼說瞎話的功夫,在法院當長官的人,面對不敢違逆的「屬下」偶而賣弄還可以,但是,對著社會大眾以及媒體,實在就不宜賣弄!

本則報導,如有不實,歡迎台灣高等法院行政庭長林瑞斌長官,再次發佈新聞稿,加以澄清!

社交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