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哲宇知識百科#司法像皇后貞操?悼林洋港,

林洋港先生走了。生前,他留下很多名句,有好的也有壞的,像「表面張力」來形容飲酒之樂,這個就不好,前一陣子好多媽寶酒駕撞死人,相信大家記憶猶新,馬總統也愛喝兩杯,尤其是幾瓶馬祖老酒下肚,本性就顯露出來..

談國事不設防,談妻小不解密。

翻成白話,就是只有他馬家的妻小是人,其他的,哼,馬總統把你當人看了沒呀?這篇只打算談林洋港先生好的名句,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這一句話就是..

司法像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

這句話,林先生的本意是說,司法自己要加油,要知道自己的角色,培根說,司法像是一條河流,小偷,加重小偷(按:請參加重竊盜罪:兇器還是犯案工具?)或強盜,搶奪,背信,貪污,一邊違背職務收賄,一邊不違背職務行賄,這些通通都像是垃圾,充其量只能汙染河川的下流一小部,但是被質疑的皇后貞操,不公正的司法,嘿,它可是從河川的最上游就開始放毒,汙染的可是一整條河流ㄟ。

相信沒人會錯誤的解讀,把它解讀成威龍闖天關裡的那幾個貪官污吏,說周星馳演的宋世傑,偷看主席辦公室主任交給行政院秘書長的關說文件,是老百姓偷看官方文件,按律要挖雙眼。那宋世傑要是沒看呢?喔,那就是隨便指控官員關說,誹謗貪官,要挖舌頭,瞧,這不就像馬總統要人民公投核四停建,不停建?

要花四千億民脂民膏,和未來數不清核廢料廢核場處理費,以及核災沒處跑要跳太平洋的風險,還要漲電價。

那要是停建呢?

啊哈,那就是直接把四千億當成全被貪官吃下肚子,然後馬總統還要停大家的電,再漲更多的電價。喏~~挖雙眼還是挖舌頭,看你老百姓多會公投?

當然,司法像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更不能向教育部長蔣偉寧那樣解釋,他在面對李家同對12年國教的質疑時,李家同說,全天下有誰可以這麼黑心肝,拿自己的孩子下一代做實驗白老鼠。蔣偉寧馬上回說,他自己也有孩子,因此不可能是黑心肝,正因如此,所以12年國教不是實驗。實驗是有成有敗,但12年國教只能成功。

那要是換成解釋林洋港的這一名句,蔣偉寧不就可以說成,

 

正因為我自己也是教授,所以教授絕對不是公務員,沒有貪污論罪的問題。別的公務員,如馬總統或阿扁,他們有的會貪污特別費無罪,實驗成功,也有的會 貪汙國務費有罪,實驗失敗,但是教授不管貪污甚麼錢,貪污了多少,都不能成立貪污罪,這不是實驗,實驗有成有敗,教授貪污只能貪個無罪成功。

 

今天有三段新聞,都有一個共通性,第一個講的就是把教授貪污除罪的方式,人家馬總統要除罪自己貪污特別費,總還要裝模作樣,憂讒畏譏一下,綁著民進黨一堆政客,威逼想花酒費除罪的顏清標聽命,由立法院三讀通過會計法來除罪。

 

可是儒以文亂法,這些貪污教授,拿著雞毛當令箭,一看到最高法院三個人之易其言,以其無責耳的法官不按判例亂改判,說教授拿公款放進私人荷包,因不是公務員,所以不是貪污,然後趕緊說:

 

國科會:人文科系 也適科技基本法台灣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日前受訪時表示,最高法院對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不實核銷發票案的見解「適用於理工科系」,因為只有理工科系適用「科技基本法」。國科會官員昨天表示檢察長「說錯了」,科技基本法第二條規定「本法適用於含人文社會科學之科學技術。」

來個人文科系教授貪污研究費的案例好了。

『國立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鄒文莉涉嫌利用人頭詐領政府研究經費遭起訴。成大教評會議決議,鄒文莉未違反教師法規定,不解聘停聘。成大今天表示,學校教評會議已開會討論鄒文莉案,決議不解聘停聘,待司法判決後,視判決結果再討論。

鄒文莉是成大外文系專任教授,擔任國科會「從閱讀到寫作-透過讀者劇場來建立英語閱讀及寫作流利度」、「探討學術英文視覺字彙表於大學英語教學之成 效研究」 研究計畫及教育部「成鷹計畫」的計畫主持人,卻於民國96年11月至98年11月間涉嫌利用學生、研究助理等人頭詐領研究計畫經費約新台幣108萬元。台 南地檢署以詐欺、偽造文書等罪嫌,起訴鄒文莉。

 

鄒文莉說:以人頭虛報助理用來支付研究計畫不易報銷的行政費用,「許多教授都這樣做」。 』

鄉親啊,這樣還不叫貪汙?難怪馬總統可以每天斃掉自己一條清廉命了。

勞退基金代操本周簽約 台股600億活水來了『台股600億元資金活水報到。勞退基金近日已發函給六家得標投信業者,要求業者儘速備妥簽約相關文件,預期最慢本周完成簽約,為即將來臨的總統就職520行情提前暖身。

新、舊制勞退基金首度共同招標合計600億元,在近期開標後,委外代操名單出爐,得標業者分別為國泰、富邦、統一、復華、摩根、德盛安聯等六家,每家各得100億元。』

這段則是叫做狼來了,喔,這是狼真的來了,狼怎麼又來了,聽到這個消息,最振奮的莫過於貪官跟基金經理人,謝青良們了,因為肥肉又端上門了,這一趟是要坑殺幾百億,炒作那幾檔股票啊?謝青良們說,我們代操快要倒閉的勞保跟勞退基金,就算全賠光了,也沒關係,雖然我有好幾棟豪宅,又是台灣高資產人士,要透過香港的房地產商,好比馬的駙馬爺,去買中國的房地產,但是那些都不准你們問,因為我又不是公務員。

這狼,怎麼還來啊?

第三段,需要動點腦筋,其實在網友這一篇「「待用麵」有欠周詳,政府應儘速介入」已經說得極好,可是沒想到聯合報竟有如此腦袋不清,又不多讀點別人專業意見的記者,在那裏亂掰,

聯合筆記/「待用」的在地善意在臉書上引起熱烈「讚」聲的「待用咖啡」,用簡單的方法溫暖人心——能者預付咖啡錢,需者上門享用。「待用」善念透過網路科技,近日在北台灣的菜市場裡複製,改良版的「待用麵」上場,溫暖單親、拾荒者。

不問食客姓名,也不用捐款收據,就靠一張白板,和鄰里巷弄間最直接的信任與善意,「分享」的美事就成了。媒體說,白板上記了四十一碗「待用麵」,還有人看了報導後,就隨手捐了一百碗待用麵,全部「記在壁頂」。

「待用」的善意,就在於它的簡單。你出錢,他受惠;小攤商既是服務提供者,也是福利的仲介者。但按讚的人多,付諸實踐的人少;倒是不上臉書的麵攤女老闆顏林蔭,聽上網的兒子說了,她也就做了。

數周前,發源於歐洲的「待用咖啡」在臉書成立專頁,引發關注以來,國外媒體曾訪問跨國連鎖咖啡店,要不要引入「待用咖啡」理念,將咖啡與窮人分享,也善盡一下「企業社會責任」?大企業的公關式回答:樂見其成,考慮研發「待用咖啡」的手機App。

移植善念,大企業總有諸多「考量」,成本效益是其一;窮人、遊民都上門了,原本設定的中產階級顧客,是不是會嚇跑?恐也是顧忌之一。

「待用」善意,到了台灣,本地窮人最需要的,自然不會是在此地屬於小布爾喬亞品味的咖啡;切仔麵、滷肉飯、牛肉麵,可能還更切中飢貧者的需要。這群底層弱勢,也非「臉書」使用者。

所以,善意的在地化,「App」比不上攤商的白板與招呼;老闆娘的在地知識以及社區原有的人際網絡,更能提供本土弱勢者最需要的善意。「待用」的善意,也需要「在地」的智慧。

這個記者不需要甚麼在地智慧,只需要多一點的記性就行,在三年前四月18日,我寫了一篇【黑人行善 哪裡錯了?】就已經清楚點出這種行善方式的弊害,管理大師彼德杜拉克還特地寫了本「行善的誘惑」,告訴大家,行善和行惡,界線往往很模糊,真正的關鍵點,還是出自人性。

在待用麵有欠周詳一文中,作者就直指出來,一碗麵若賣七十五,成本三十,等於每碗待用麵老闆娘賺到四十五,這不就像黑人行善所遭人詬病,一面做自己生意,又一面想行善的問題嗎?當時于美人也賜教於黑人,皮裡陽秋陰陰的說,

「我做公益活動完全找廠商合作,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全都義務贊助,不會有人事成本及稅務問題,賣多少捐多少。」(于美人大都是出力的那個)

已逝的美國歷史學家房龍慨歎,人類能從歷史上學到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都學不會教訓。至於我,請大家看這三條隨機舉例來說明的新聞,可有看到甚麼共通性麼?

...

那就是不管是教授貪污,勞保費成為不是公務員基金經理的肥肉,或是小攤商(我指的是想乘人家愛心賺錢的)的行銷方式,都是要或想把你我口袋的錢,透過一個好理由,放進他們私人口袋裡,這個真正的理由。還有,我懷疑死這個皇后的貞操了,

我是一點都不相信!

 

.

最後,這裡有一首英文詩,想借來悼林洋港先生,

 

Death Be Not Proud

Death be not proud, though some have called thee
Mighty and dreadfull, for, thou art not soe,
For, those, whom thou think'st, thou dost overthrow,
Die not, poore death, nor yet canst thou kill mee.
From rest and sleepe, which but thy pictures bee,
Much pleasure, then from thee, much more must flow,
And soonest our best men with thee doe goe,
Rest of their bones, and soules deliverie.
Thou art slave to Fate, Chance, kings, and desperate men,
And dost with poyson, warre, and sicknesse dwell,
And poppie, or charmes can make us sleepe as well,
And better then thy stroake; why swell'st thou then?
One short sleepe past, wee wake eternally,
And death shall be no more; death ","  thou shalt die.

 


John Donne

社交媒體